镜面函数

在各种墙头之间反复横跳

茶馆的一个普通故事[华暗]

一个小暗香在茶馆和众人讲故事,自述体,华暗,开放式结局,写的不好,瑟瑟发抖,请轻喷(抱头.jpg)


天机茶馆里:(一个俊秀面孔仍不掩周身戾气的暗香少年和众人喝茶聊天,聊到兴处,有人提议一人讲一个故事,轮到了暗香少年)
轮到我讲见闻了吗?见闻不敢当,我讲讲往事吧。我有一位师兄,已经七年没有音讯了,我从谷里偷偷跑出来寻他,寻了七年,茫茫江湖,竟是再也找不到他的痕迹,我给各位大侠讲讲他的故事和样子,如果各位将来见到相似之人或者有什么线索,烦请告知我,戚某必有重谢。
师兄的名字叫林聆,现在应该二十有七,是个眉目温柔气质温润的年轻暗香,下颌有一道白色小疤,右边眼角一颗小泪痣,笑起来很有些沉静安宁的气质。他待人温和,对谁都好,就是固执,有想法不说出来,特别轴。师父把我丢给他照顾,他就真像当哥哥当爹一样照顾了我好几年,我就看着他从意气风发的少年在一次次任务里一年年的岁月里锤炼成了温雅和煦的青年,他已经是我哥哥了。他是很特别的,长相清秀又气质温润的暗香青年我只认识他一个,各位若是见到他,一定能马上认出来。
所以我其实也很理解师兄为什么会被那么多姑娘和少侠倾慕,自然地,他最后也喜欢上了其中一个缠得最久的脸皮最厚的华山,虽然那个华山吃喝玩乐欠钱不还放浪形骸死不要脸,还打不过我,但是我明白他真的很疼很喜欢师兄。师兄那时候二十岁刚成年,是喜欢谁就要一辈子的年纪,人又固执,最后便跟着华山走了,跟着他做任务浪迹江湖去了。但是我们还是经常见面的,每次见面我都记得,虽然比师门里过的辛苦些,但他看上去很开心。嗯?你们问那个华山?……没注意,我眼里没他……问为什么?……去他奶奶个腿儿,师兄每次见都那么瘦,老子见了只想揍他!但是后来听说他们惹上了一个难缠的仇家,是华山那边家里的世仇,师兄不愿扯上师门,他们竟然瞒着我们留下一封家信就这么遁了,从此消息就断了。我找不到他,谁都找不到他们,他们的朋友都匿了行踪,我一路找下去,没逃走的人都是死人,我怕了,我怕师兄死,我怕华山死,我怕师兄现在很痛苦难过,我觉得再找不到他天就要塌了,我找的比仇家还急,我甚至去暗杀他们的仇家,但我没成功,当然也没死,但是我抓了其中一个知情的,我下了药制住了他,好歹自己没死也没让他寻死,然后就藏在了山洞里开始要情报。一个被打的半残的人拷问另一个重伤的人,两个人一个比一个赛着蹬腿见阎王,哈各位要是见了,肯定觉得大开眼界。哈哈哈哈哈,然后我问出来了些东西,他妈老子猜的就对!他们两个就是根本扛不住这事!师兄他们一开始就很简单地被堵在了江南,两个人拼命厮杀挣出了条路,华山拖住了追兵让师兄先逃了,但是自己失了一臂被这帮人渣抓走了。之后的事那人不清楚,只听说师兄和几个旧识去救华山,似乎是把人救走了,但是来的人死了几个,是谁不清楚。我当时就问到这里,之后我的一个朋友,也是个华山的傻蛋,就在山洞里找到我了,那龟孙见了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敲晕了老子,我知道自己当时疯的厉害,再不停下来怕是要是死在那俘虏前头,但是抓到的人再也没问出来东西,他死了。找到现在,线索又断了。我只希望师兄和他的华山现在没死,是好好活着的,山洞那次重伤之后,我大概年前都不能用武功或者远行了,而且就只凭那个打晕我的傻帽肯定什么都查不出来,真是……抱歉,让各位见笑了,最近情绪不好,容易激动。嗯……总之,这是本人的故事,不是什么好事,又多有私心,请各位少侠见谅。最后请让戚某再多一句嘴,此事凶险,各位少侠游历江湖辛苦,如不想再加一份危险,便请当只是听了个故事罢,如愿意替戚某提供一二线索,戚某愿以命相报。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