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面函数

在各种墙头之间反复横跳

安卓端如何退回lofter历史版本

子瞻:

虽然觉得很多小伙伴都知道,但为了可能不太那么清楚方法的小可爱们说一下。先不论新版界面好不好看,有没有各种既视感。新版本的lofter严重不利于圈内新人,容易造成流量的两极分化。想必很多产出者已经从阅读量上有了感受。目前如何询问lofter小秘书都得不到正面回应,那就只能我们自力更生。如果可以希望大家耽误一两分钟的功夫,更改一下版本。产粮都是靠爱发电,每个产出者都希望自己的东西被更多人看到,得到认可。大触老师们的粮当然好吃,我们也很喜欢,但希望lofter多给新人一些机会,他们也同样优秀!


求大家扩散转发,可以转载,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首先卸载当前版本的LOFTER


1:打开一个手机应用市场,我这里用的是360



2:找到历史版本的标记



3找到5.9.12版本(有打赏功能),再往前的版本无


4有的手机可能会弹出这个提醒,点继续安装旧版本就行



5.重新登陆后版本界面就是以前的样子了。

茶馆的一个普通故事[华暗]

一个小暗香在茶馆和众人讲故事,自述体,华暗,开放式结局,写的不好,瑟瑟发抖,请轻喷(抱头.jpg)


天机茶馆里:(一个俊秀面孔仍不掩周身戾气的暗香少年和众人喝茶聊天,聊到兴处,有人提议一人讲一个故事,轮到了暗香少年)
轮到我讲见闻了吗?见闻不敢当,我讲讲往事吧。我有一位师兄,已经七年没有音讯了,我从谷里偷偷跑出来寻他,寻了七年,茫茫江湖,竟是再也找不到他的痕迹,我给各位大侠讲讲他的故事和样子,如果各位将来见到相似之人或者有什么线索,烦请告知我,戚某必有重谢。
师兄的名字叫林聆,现在应该二十有七,是个眉目温柔气质温润的年轻暗香,下颌有一道白色小疤,右边眼角一颗小泪痣,笑起来很有些沉静安宁的气质。他待人温和,对谁都好,就是固执,有想法不说出来,特别轴。师父把我丢给他照顾,他就真像当哥哥当爹一样照顾了我好几年,我就看着他从意气风发的少年在一次次任务里一年年的岁月里锤炼成了温雅和煦的青年,他已经是我哥哥了。他是很特别的,长相清秀又气质温润的暗香青年我只认识他一个,各位若是见到他,一定能马上认出来。
所以我其实也很理解师兄为什么会被那么多姑娘和少侠倾慕,自然地,他最后也喜欢上了其中一个缠得最久的脸皮最厚的华山,虽然那个华山吃喝玩乐欠钱不还放浪形骸死不要脸,还打不过我,但是我明白他真的很疼很喜欢师兄。师兄那时候二十岁刚成年,是喜欢谁就要一辈子的年纪,人又固执,最后便跟着华山走了,跟着他做任务浪迹江湖去了。但是我们还是经常见面的,每次见面我都记得,虽然比师门里过的辛苦些,但他看上去很开心。嗯?你们问那个华山?……没注意,我眼里没他……问为什么?……去他奶奶个腿儿,师兄每次见都那么瘦,老子见了只想揍他!但是后来听说他们惹上了一个难缠的仇家,是华山那边家里的世仇,师兄不愿扯上师门,他们竟然瞒着我们留下一封家信就这么遁了,从此消息就断了。我找不到他,谁都找不到他们,他们的朋友都匿了行踪,我一路找下去,没逃走的人都是死人,我怕了,我怕师兄死,我怕华山死,我怕师兄现在很痛苦难过,我觉得再找不到他天就要塌了,我找的比仇家还急,我甚至去暗杀他们的仇家,但我没成功,当然也没死,但是我抓了其中一个知情的,我下了药制住了他,好歹自己没死也没让他寻死,然后就藏在了山洞里开始要情报。一个被打的半残的人拷问另一个重伤的人,两个人一个比一个赛着蹬腿见阎王,哈各位要是见了,肯定觉得大开眼界。哈哈哈哈哈,然后我问出来了些东西,他妈老子猜的就对!他们两个就是根本扛不住这事!师兄他们一开始就很简单地被堵在了江南,两个人拼命厮杀挣出了条路,华山拖住了追兵让师兄先逃了,但是自己失了一臂被这帮人渣抓走了。之后的事那人不清楚,只听说师兄和几个旧识去救华山,似乎是把人救走了,但是来的人死了几个,是谁不清楚。我当时就问到这里,之后我的一个朋友,也是个华山的傻蛋,就在山洞里找到我了,那龟孙见了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敲晕了老子,我知道自己当时疯的厉害,再不停下来怕是要是死在那俘虏前头,但是抓到的人再也没问出来东西,他死了。找到现在,线索又断了。我只希望师兄和他的华山现在没死,是好好活着的,山洞那次重伤之后,我大概年前都不能用武功或者远行了,而且就只凭那个打晕我的傻帽肯定什么都查不出来,真是……抱歉,让各位见笑了,最近情绪不好,容易激动。嗯……总之,这是本人的故事,不是什么好事,又多有私心,请各位少侠见谅。最后请让戚某再多一句嘴,此事凶险,各位少侠游历江湖辛苦,如不想再加一份危险,便请当只是听了个故事罢,如愿意替戚某提供一二线索,戚某愿以命相报。

过去总会重现,不是吗

抽到了ssr还愿脑补了一篇短小日常荒目有童女出现,大概没后续,OOC的人神共愤,内含玻璃渣,文笔烂到家,第一次写文瑟瑟发抖,种种问题还请大家原谅


1.

 粉白娇嫩的花瓣飘落一身,带狗粮归来的源博雅大天狗等人远远地吵嚷着,一目连意识到自己已坐在树下出了好久的神,腿都有些麻了。最近不知为何总是梦见那些身在神社时候的往事,一张张脸一段段画面在他眼前打转,醒来时心头闷的隐隐作痛,时不时便开始胡思乱想。傍晚温暖又带丝丝凉意的风飘洒下阵阵樱花雪,他看着鸟居开始恍惚地发呆,听着声音,感觉自己仿佛身处很久以前热闹有生气的神社,一时心里泛上几丝庆幸和难过。童女和跳跳妹妹远远跑来闹着绕着樱花树转,把他拉回了现实,小小的童女笑的喘不开气,叫着连大人扑扇着小翅膀一头撞进他怀里撒娇求掩护,惹得龙护食似的缠上他伸头瞪眼噗噗噗喷霾。一目连听着跳跳妹妹跳着脚申诉难得地笑的开怀,温柔地应和着,不住地轻揉童女的小脑袋。姑获鸟一个飒赶来,又训又哄怼的起劲的两只,不停地向被缠着不放的一目连表示抱歉。夕阳渐渐残尽,缓缓降临的夜色把遍地樱花衬得落雪一般,抱着小小软软的童女,遇见两个小家伙时和黑晴明的一系列遭遇战浮上脑海。黑晴明消失前的宣言,结界愈来愈多的进攻,晴明阿爸小心藏起的忧虑神色在眼前闪过,红色的鸟居投下长长的阴影,伫立着仿佛被炎炎烈火舔舐,他仿佛又站在了风雨袭来前的平静的风神社中,巫女唤着院里众人的声音由远及近,一目连不自觉地搂紧了怀里的不安分的小妖,空洞的右眼窝猛地狠狠刺痛了一下。
     似是感到了他的不适,姑获鸟张开羽翼轻柔地把童女接了过去,带着小妖们离开了,一目连温柔笑着看他们走远。残阳越发如血一般,在樱花飘落的窸窣声音里他有点疲劳地闭上眼睛,倚靠在树干上,守护庭院结界的阵眼就在他身后的树干中轻轻振动旋转,像一个脆弱的未见过光的胎儿。微风温柔怜惜地裹住他,诉说着远方隆隆滚来的雷雨。“风雨又要来临了,”他平静地想着,闭眼轻轻触摸绷带下空洞的眼眶,黑暗中浮上一抹血色。
      “这次,一只眼睛…大概不够了吧……”。
  
2.

    “可恶,院子里又在吵了。”荒川看着外面一脸怒气,他的房间(池塘)直冲庭院。小妖都说这位新来的大妖不像看起来那样不善,因为不论院子里怎么吵吵,他从不出来撵走他们,甚至连妖力平时也压住,不会影响到外面修为低的小妖们。但是事实荒川打死都不会承认他一出去就撞见守着悬赏封印逗弄小妖怪的一目连,种种往事涌上心头,秒怂。今天他从水底探头看见是一目连在哄小妖怪又认命地缩了回去,一目连今天怀里抱着一个金色的小鸟妖,尖尖的嗓子吵的人头疼。他却笑的开心,抱着那个吃了跳豆子一样乱蹦的,去哄另一个闹得人头发晕的。粉色的风龙看着主人的怀抱被人霸占,一脸的生无可恋。“真不知道有什么可高兴的”,荒川想着嘴上就啧了一声,却没有移开视线。一目连比起在神社死撑时气色好了一些,性情温柔上终于带了几分生气,但是看起来仍旧很瘦弱,时而恍恍惚惚,摆脱不了的寂寞,他一直看到一目连看向远处发呆,脸在傍晚的光线看不清表情。“哼,肯定又在琢磨什么陈芝麻烂谷子”荒川啧了不知道是今天第几声,终于拉回了视线潜入水面,血红的火烧云给水面笼上妖冶的波光。荒川游向樱花树投下的阴影。
     “怎样都好,只要你别再乱来了,算我求你。”
  




啊啊啊啊啊鱼塘主快领走你家连连,他要搞事了!
Σ(っ °Д °;)っ

第一次和舍友组团开黑截图留念,话不多说,打完就笑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