鳕鱼精不次素谢谢(次李)

过去总会重现,不是吗

抽到了ssr还愿脑补了一篇短小日常荒目有童女出现,大概没后续,OOC的人神共愤,内含玻璃渣,文笔烂到家,第一次写文瑟瑟发抖,种种问题还请大家原谅


1.

 粉白娇嫩的花瓣飘落一身,带狗粮归来的源博雅大天狗等人远远地吵嚷着,一目连意识到自己已坐在树下出了好久的神,腿都有些麻了。最近不知为何总是梦见那些身在神社时候的往事,一张张脸一段段画面在他眼前打转,醒来时心头闷的隐隐作痛,时不时便开始胡思乱想。傍晚温暖又带丝丝凉意的风飘洒下阵阵樱花雪,他看着鸟居开始恍惚地发呆,听着声音,感觉自己仿佛身处很久以前热闹有生气的神社,一时心里泛上几丝庆幸和难过。童女和跳跳妹妹远远跑来闹着绕着樱花树转,把他拉回了现实,小小的童女笑的喘不开气,叫着连大人扑扇着小翅膀一头撞进他怀里撒娇求掩护,惹得龙护食似的缠上他伸头瞪眼噗噗噗喷霾。一目连听着跳跳妹妹跳着脚申诉难得地笑的开怀,温柔地应和着,不住地轻揉童女的小脑袋。姑获鸟一个飒赶来,又训又哄怼的起劲的两只,不停地向被缠着不放的一目连表示抱歉。夕阳渐渐残尽,缓缓降临的夜色把遍地樱花衬得落雪一般,抱着小小软软的童女,遇见两个小家伙时和黑晴明的一系列遭遇战浮上脑海。黑晴明消失前的宣言,结界愈来愈多的进攻,晴明阿爸小心藏起的忧虑神色在眼前闪过,红色的鸟居投下长长的阴影,伫立着仿佛被炎炎烈火舔舐,他仿佛又站在了风雨袭来前的平静的风神社中,巫女唤着院里众人的声音由远及近,一目连不自觉地搂紧了怀里的不安分的小妖,空洞的右眼窝猛地狠狠刺痛了一下。
     似是感到了他的不适,姑获鸟张开羽翼轻柔地把童女接了过去,带着小妖们离开了,一目连温柔笑着看他们走远。残阳越发如血一般,在樱花飘落的窸窣声音里他有点疲劳地闭上眼睛,倚靠在树干上,守护庭院结界的阵眼就在他身后的树干中轻轻振动旋转,像一个脆弱的未见过光的胎儿。微风温柔怜惜地裹住他,诉说着远方隆隆滚来的雷雨。“风雨又要来临了,”他平静地想着,闭眼轻轻触摸绷带下空洞的眼眶,黑暗中浮上一抹血色。
      “这次,一只眼睛…大概不够了吧……”。
  
2.

    “可恶,院子里又在吵了。”荒川看着外面一脸怒气,他的房间(池塘)直冲庭院。小妖都说这位新来的大妖不像看起来那样不善,因为不论院子里怎么吵吵,他从不出来撵走他们,甚至连妖力平时也压住,不会影响到外面修为低的小妖们。但是事实荒川打死都不会承认他一出去就撞见守着悬赏封印逗弄小妖怪的一目连,种种往事涌上心头,秒怂。今天他从水底探头看见是一目连在哄小妖怪又认命地缩了回去,一目连今天怀里抱着一个金色的小鸟妖,尖尖的嗓子吵的人头疼。他却笑的开心,抱着那个吃了跳豆子一样乱蹦的,去哄另一个闹得人头发晕的。粉色的风龙看着主人的怀抱被人霸占,一脸的生无可恋。“真不知道有什么可高兴的”,荒川想着嘴上就啧了一声,却没有移开视线。一目连比起在神社死撑时气色好了一些,性情温柔上终于带了几分生气,但是看起来仍旧很瘦弱,时而恍恍惚惚,摆脱不了的寂寞,他一直看到一目连看向远处发呆,脸在傍晚的光线看不清表情。“哼,肯定又在琢磨什么陈芝麻烂谷子”荒川啧了不知道是今天第几声,终于拉回了视线潜入水面,血红的火烧云给水面笼上妖冶的波光。荒川游向樱花树投下的阴影。
     “怎样都好,只要你别再乱来了,算我求你。”
  




啊啊啊啊啊鱼塘主快领走你家连连,他要搞事了!
Σ(っ °Д °;)っ

第一次和舍友组团开黑截图留念,话不多说,打完就笑裂了。